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月瘦如眉,撩起一腔愁緒,思念悠悠,渡不過碧波彼岸! 淚濺燈花,染盡一夜天暮,音訊渺渺,訴不盡離人恨斷! 紅塵的風,天界的雨,隔年的柔情,癡等的情衷,溶成一個伊人的閨夢,夢裡相逢,夢醒冰冷,顫抖的唇,迷濛的眼,看世事滄桑,看離合聚散,到頭來終卻是魂歸無處,一裘荒塚,融入淒風殘煙。 曾經以為,暫別不過是愛情的調味酒,哪知道揮一揮手就將心兒拋雲頭,致此雨下個不停,再也不能續那一個未能完成的美夢,眼睜睜看著霜天秋曉到燈火闌珊,韶華一去不復返。 人都說在海天一線間的雲層裡,住著一位美麗的仙子,她能讓人的願望變成現實,我沿著沙灘苦苦尋找,浪濕了衣衫,沙子滲到鞋裡,腳麻木的痛,卻是神經的喜歡上了這種感覺,最起碼使人忘了心裡的痛,無數次奔跑來回,突然發覺自己置身於那個冰冷的站台,原來離別那一幕竟成了噩夢心頭繞。 那時,我在冰冷的站台上淚眼相送,跟隨著列車來回奔跑,直到列車消失在視野之外,無力的伏在冷硬的鐵軌上,然後被人驅趕,失魂落魄的回到那曾經歡愉的房子,一切依舊,唯沒了她,沒了她的世界已經不在是世界,那是比地獄還要冰冷的黑暗。 許多年後,抱守孤獨開始試著遺忘,然而她卻突然出現在面前,辛苦設下的防線被一個眼神擊破,才明白偽裝的冷漠,掩不住內心的愛火。 沒有起伏的人生不是真正的人生,這話在我身上真是演繹的淋漓盡致,她走了,沒有理由,或許她只是漂泊的累了想找一個休息的港灣,而我是最好的選擇。 爬上城市最高的樓,看不見回顧的眸,閉上眼睛,縱身,卻是搖搖向身後跌到,放聲,淚流,然後揉著紅腫的眼睛,走在喧鬧的街道上,死亡在身後緊緊跟隨,充滿了詭異的誘惑,忍不住向他回眸,然後,刀片就劃上了手…… 只不過短暫的做了一朵浴血的杜鵑,綻放的是如此的嬌艷,竟是期盼會回頭看一眼,為了一個回眸的代價也太大了吧,都說,只有我知道,即使是用生命最後的紅顏換取一個憐愛的眼神,那也無悔無怨,只不過,這也是一個人的想法,還是得不到一個問候,或許這也是無法渡過奈何橋的理由。 於是守著一個人的世界,一個人走,一個人醉,一個淚流,一個人相思,一個人憂愁,一個人孤枕不眠夢醉西樓到白頭!